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中心情感讲述 永远魂牵梦萦的白水河

永远魂牵梦萦的白水河

白水河位于四川彭县,60多年前,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刚刚启动,人才缺乏,急需一批知识分子参加国家建设,于是,全国各地的有志青年汇集到白水河,加入了地质勘探的行列,赖崇荣和付兰芳夫妻就是当时第一批地质工作者,当时的他们正是风华正茂,如今,他们已是耄耋老人,9月7日,付兰芳阿姨向记者讲述了他们青春岁月。

m_17-20-0908SJ彩_12

赖崇荣和付兰芳老人近照  

m_17-20-0908SJ彩_11

在地质勘探队时,后排左二为付兰芳。记者万霜/文

 

条件虽艰苦却满腔热情

85岁的付兰芳阿姨去白水河之前在成都市区工作,当时,到艰苦地方去是积极要求进步的青年所追求的,他们一行二十多人,唱着勘探队员之歌、举着红旗,怀着为祖国寻找宝藏、把青春献给地质事业的宏愿,来到了白水河。当时的环境十分艰苦,但满腔热血的青年们,什么都不在乎,眼里所见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付阿姨说:“白水河的水清、山秀,连山中吹拂的风仿佛都带着花草的香气,这是后来任何景区都无法与之相比的。”

付阿姨被安排在宣传科工作,经常要到下面分队去了解情况,荒山上根本没有路,分队领导安排她跟着一个山下来送货的民工一起走。开始还能看到人走过的痕迹,后来林木遮天,完全是在树丛中穿行,民工走路速度太快,付兰芳高一脚低一脚的跟在后面,走着走着民工不见了身影,天色渐暗,四周杳无人烟,付兰芳急得大声呼喊,好在民工见她没跟上返回找到了她。

还有一年冬天,下特别大的雪,山里的电话线上落的雪有碗口粗,有位队员冒着风雪站在悬崖边上用长竿扫雪,以免大雪压断电话线。为了宣传队员的先进事迹,领导安排付兰芳去另一个驻地找那位队员了解具体情况。当时大家白天工作,晚上还要学习,只有八九点钟以后才有空,付兰芳在雪地里步行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事情办完后天更晚了,周围全是荒山野岭,她一路心惊胆战,大声唱着勘探队员之歌“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跑了回来。“那是我们一代人最喜爱的歌,最能鼓舞我们的斗志,遇到困难,只要想起这首歌词,热情就来了,就什么都不怕了。”采访中,付兰芳阿姨告诉记者。

工作中结识了一生伴侣

付兰芳阿姨与老伴赖崇荣相识于地质勘探队,相恋于白水河畔,如今已携手走过整整60年,依然恩爱如初。付阿姨听力不好,赖叔叔便成了她的人工“助听器”,采访中,记者的问题大多由赖叔叔在她耳边转达。其实老伴的声音并不比记者的大,可只要他在耳边轻轻地转述,付阿姨就能够立即领会意思。面对记者的疑惑,付阿姨笑说:“可能是生活在一起日子久了,心有灵犀了。”

当年的地质队成员全都来自五湖四海,付兰芳第一次见到赖崇荣就印象深刻,“他穿了一双布鞋,鞋子上面的绊绊上还有颗扣子,我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很土气,于是就多看了几眼。”

后来付兰芳被调到了宣传科,才知道赖崇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后来又通过了解得知他解放前曾参加了地下党的外围组织民协,参加过成都学生运动,付兰芳顿时心生崇拜。而性格活泼、工作积极的付兰芳同样吸引了赖崇荣,两个年轻人在工作上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情。

“那时候谈恋爱可没有现在这么浪漫哦,山上除了泥巴就是石头。”付阿姨有些不好意思地讲起了他们的恋爱史。工作之余,他们最爱去的地方就是白水河,河边有很多大石头,最大的甚至有半间屋大小,两个人就坐在石头上聊天、看风景,浑然不觉时光流逝。

由于驻地在白水河的荒山野岭,山下几天才赶一次场,物质生活十分贫乏,付阿姨至今记得,赖崇荣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是一束野花。“夏末秋初,漫山遍野都是盛开的野花哦,他就采了一束送给我。”提起那时的浪漫,付阿姨笑容满面。

如今,60多年过去了,自1957年离开白水河后,付兰芳和赖崇荣再没有回去过,但在他们的人生历程中,白水河是永远让他们魂牵梦萦的地方,那里的崇山峻岭、山谷溪涧,都曾留下过他们那一代人的足迹。付阿姨和老伴曾无数次想要重回故地寻梦,无奈年岁已高,身体不允许。采访结束前,付阿姨告诉记者,下一代地质儿女们将组织一次“追寻父辈足迹,传承地质精神”的活动,这让他们特别欣慰,“要感谢这些孩子们完成我们的夙愿,替我们圆梦”。(图片由赖崇荣提供)

文章来源:http://news.sxxw.net/html/20179/8/41698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