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中心三峡要闻 紫阳,宜昌的后花园,景色恢弘如画

紫阳,宜昌的后花园,景色恢弘如画

 

三峡晚报讯 恰逢雨天,江南大道两旁的绿植被冲刷得更加青翠鲜嫩。空气中夹杂着雨丝,淅淅沥沥地落着,让人忍不住深呼吸带着几丝芬芳的空气。

66岁的周宏钰带着我们在江南大道走着,一边走一边回忆,葛洲坝修建以前,紫阳是什么样子。“江南大道这段,以前大部分都是大江和江岸,后来都填了,一起被填的还有紫阳河入江口这段。”在紫阳村工作了32年的他说。

紫阳,宜昌的后花园,景色恢弘如画。有人说葛洲坝发的电照亮了中国,也算是紫阳高照了。

m_09-12-0930YJY彩_5

在葛洲坝电厂网球场处,周宏钰停了下来。

他指着球场尽头靠江边的围网说:“那里曾经有一块石头,紫阳这个名字的由来,跟这块石头有着莫大的关系。”

网球场我们进不去,只能迂回地从一侧的“渔家乐饭庄”绕道江边。沿着窄窄的阶梯下到江边,可以看到10来艘渔船停靠在岸边。“这些都是十里红的渔船,从葛洲坝修建开始,我们村里就不打鱼了。”他说。

站在倒数第二级阶梯上,周宏钰指着网球场说,那里曾经是大江的河道,曾有一块20多米长,10多米高的巨石,“枯水时在岸边,涨水时就在大江中。”

周宏钰没有卖关子,给我们细细讲起了关于那块石头的故事。

石头在江中也说不清多少年了,经过江水无数次的冲刷,在靠近上游一侧的截面被冲刷出一个大约一米多宽的豁口,因此也被当地人称呼为“马喷嘴”。

“后来江水流过时,再灌进这个豁口,就会发出咩咩咩的声音,而且不是那种长大的羊的叫声,是羊羔的叫声。”周宏钰说,“于是住在这的紫阳村的先民们和过往纤夫,都把这叫‘子羊’。”

随着人们把“子羊”的称呼越叫越顺口,这块石头就成了当地的代称。“过往的纤夫一看到石头,就说到了子羊了,意味着快进入西陵峡了。后来修葛洲坝时,“马喷嘴”巨石跟大江的一段河道一起被填了。”

后来人们为了好听,取了“紫阳高照”的谐音,“子羊”被改成了“紫阳”,一直被这么叫了下来。“我们开玩笑说,后来葛洲坝修建好,这里发的电照亮了中国,也算是紫阳高照了。”周宏钰笑着说。

不过,关于紫阳这个名称的由来,当地还有一种传说。

紫阳村因整个地形看起来像一只羊,因此当地人就把这个地方叫做“紫羊”。民间一直流传着“前坪虎吃紫羊”的故事。紫阳村与宜昌城区隔江相望,当地村民有“虎要吃羊难过河”的说法,形容紫阳地理位置之重要。

鸣翠谷景区的开发,开始让紫阳多了几丝烟火气息

陪同我们采访的还有从小就在紫阳生活的苗春芳,她如今在紫阳社区居委会工作,正在着手编写村志。

她指着网球场对面一扇大门说:“我的孩子就在这里上二年级,终于不用每天赶公汽去朱市街上点军小学了。”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这扇大门旁边有“至喜小学”四个字。这所小学是今年9月1日才开门迎接新学子的,共招收了130多名学生,目前只有一年级和二年级。“以前我们村也有紫阳小学的,后来电厂和中建七局来这里了,他们开设了自己的子弟学校,至喜小学就是以前的电厂子弟小学。”周宏钰告诉我们,“这也是这几年紫阳为数不多的变化之一。”

在周宏钰的印象中,紫阳最大的变化就是葛洲坝工程开建之后的10多年时间里。“我家门口以前就是山,现在都移平了,狮子包旁边一座山都搬走了。”他说,“当时挖掉的山不在少数,就连紫阳河都改道了,直接在翠福山中挖了个涵洞入江。”

电厂、电厂生活一区、中建七局五公司生活区、金属结构厂等,在那10多年时间里纷纷拔地而起,数万人来到这块地方落地生根。

不过受制于交通等因素,在电厂生活区等成型后,紫阳一度陷入沉寂。“好几年都没有任何变化,走在路上,看到的都是几个熟人,或者就是电厂等几个单位的人,几乎看不到外人。”周宏钰说,“或许也是因为这种安静,天问学校初中部设立在了这里。”

2004年,鸣翠谷景区的开发才开始让紫阳多了几丝烟火气息。平日里安静的紫阳路,一到周末、节假日就立刻喧嚣热闹起来。

当时鸣翠谷打出的广告语是“宜昌后花园”,美丽的景色也吸引了很多宜昌市民前来旅游。

去鸣翠谷要从现在的紫阳社区居委会门前经过,苗春芳说以前这条路上车不多,但是景区开始营业之后,这条路居然堵车了!

“周末或者节假日的时候,大量的市民自驾游来鸣翠谷,道路本来就不宽,稍有不慎就堵车。”她说,“这在以前都不敢想象。”

随着江南大开发的推进,至喜长江大桥已通车,鸣翠谷景区已改造升级,加之牛扎坪村也在发展农业观光旅游,周宏钰开始憧憬紫阳即将迎来的新变化,“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宜昌市民来紫阳,宜昌后花园的称呼就真正名副其实了。”他说。

 

那时坐13路公汽打葛洲坝上过江

三峡晚报讯 本报记者丁薇 聂烽/文郑联学/图

m_10-11-0930TR彩_10

m_10-11-0930TR彩_11

9月26日在紫阳盘桓了一天,晚上回来后忍不住将沿途照片发在微信朋友圈里,结果很多人在下面留言:“没有紫阳游泳池的照片么?好多年没去了,不知道那里怎么样了?”

27日,我们再来到紫阳的时候,特别去游泳池那里看了下,铁门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正在施工”的字样。

“好像这几年没对外开放,我们本地人想来这里游泳都不让进。”陪同我们采访的苗春芳说,“前几年有一段时间对外开放了,确实好多人都坐公交车过来游泳。”

紫阳游泳池的门关着,以前很多市民曾坐公汽过江来这里游泳。

紫阳路店铺林立,是个小商业中心。

电厂游泳池是当时最好的游泳场所有跳台和标准泳道

李蕾,朋友圈里的好友,也是对紫阳游泳池关注最多的一位好友。

刚刚过去的暑期,每周要陪大女儿去学游泳的她,在绿萝路的水厂游泳池边,她总会想起10多年前去紫阳游泳池游泳的画面。“那时一到夏天,最兴奋的就是嚷着要去游泳,市区内泳池总有‘下饺子’的感觉,那时最奢侈的就是能去电厂游泳池了。”她说,“在我眼里,电厂游泳池应该是当时最好的游泳场所,所具备的设施也是最完善的,有跳台,泳道也很标准。”

当年,每到下午4点半以后,李蕾就开始呼朋唤友,相约去游泳。朋友们相约在北山坡的公交站碰面,然后一起上27路公交车,20多分钟就到了游泳池。

27路公交车驶过夷陵长江大桥,沿着江南大道一直朝着紫阳进发,过了朱市街,就有一段路全部是沿着江边而过。“每次游完泳回来天都黑了,感觉公交车走过这一段挺害怕的,好荒凉。”她说。

公交车在外校站停下,大家直奔游泳池而去,交上5元钱的门票钱,就能畅快地享受游泳的乐趣了。游累了,坐在场边的看台上休息一下,偶尔还会跑出去,到旁边的网球场去围观。“网球场是进不去的,只能偶尔看到电厂的职工在里面挥拍。”她说,“当时宜昌的网球场不多,觉得这项运动好高端。”

不过,游泳池对外开放一段时间后就不对外开放了,想要去游泳就必须找电厂的职工带进去。“人数多了还不行,怕别人为难。”她说,“那时感觉再去那里游泳挺不容易了,等大家都慢慢有了各自的生活,去那里游泳就成了记忆,到现在有10年没去过了。”

10年过去,李蕾还有个遗憾——当年没有勇气在紫阳的游泳池里跳一次水。“当时胆子小,连最低的跳水台都不敢尝试。现在感觉自己有勇气了,却找不到可以跳水的地方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每天只有5台公交车往返紫阳

在游泳池外的马路边,公交站台上的站牌名称还是“外校站”,并没有改过来,每隔几分钟就有一辆27路公交车驶过。“在27路公交车开通之前,从宜昌到紫阳的公交车是13路。”周宏钰说,“大约1991年,公交集团开通了13路公交车,起点站是工艺大楼,就是今天西陵后路与夷陵大道交会口那里。”

我们查阅资料发现,周宏钰说的有些差别。1991年,宜昌市公交公司投入了5台大客车开通13路公交线,从三码头到紫阳。

在周宏钰的印象中,赶13路公交车挺难等。“紫阳是一个偏僻的线路且路远,只有5台公交车运行,车的密度远远赶不上其他公交车。”“我们从紫阳去宜昌玩,在中建七局五公司那里赶13路车,到铁路坝那里下车,下车后就觉得进城了,看着高楼大厦,觉得非常新鲜。”苗春芳说,“回去就麻烦了,根本找不到座位,上车后就是人挤人。”

车子从工艺大楼走夷陵大道,经石板溪到三江桥,然后在西坝上葛洲坝大坝,最后穿江而过直达紫阳。“坐过江的公交车经葛洲坝坝上走,当时觉得很新鲜。”苗春芳说,“后来夷陵长江大桥开通后,公交车就不上葛洲坝了,这才发现再想体验一下在葛洲坝坝上坐公交车的感觉,已无法实现了。”

由于紫阳这边的终点站只到紫阳路就停了,对于很多住在翠福山旁中建七局五公司生活区的员工而言就不方便了。

“大家意见很大,经过层层反映,最终公交公司将终点站延伸到中建七局五公司生活区前。”原中建七局五公司子弟学校校长黄泽华说,“这个终点站一直延续到现在。”

随着夷陵长江大桥的通车,13路公交车被27路公交车取代,投入使用的车辆也多了,票价也从原来的5角钱提到2元钱。“27路公交车开通后,车子更多,班次更密了,虽然绕了远路,但是觉得比以前13路车要快很多,而且没有特别挤的感觉。”苗春芳说。

这时,一辆27路公交车刚好在站牌前停下,以为我们要乘车,司机打开了门,发现我们没有上车的迹象,便关了门驶走了。“还是公交车方便,葛洲坝修建以前,紫阳这边去江北都要坐船。”周宏钰说,“当时紫阳村有3艘木船,专门用来载村民过河的,有了公交车之后,船就不载人了。”

 

宜昌老百货大楼留下了紫阳的标记

三峡晚报讯 本报记者丁薇 聂烽/文 郑联学/图

m_10-11-0930TR彩_4

在紫阳,还有个张家坝社区,社区的居民全部是中建七局五公司的员工。

从紫阳路尽头的岔路口左拐,过了紫阳河桥,爬上一个山坡就是张家坝社区了。社区里非常热闹,空地上随处都可以见到居民们三五成群地在一起聊天。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陆续搬到紫阳翠福山旁居住的这群人,见证了宜昌的大发展,参加修建了大量宜昌标志性建筑,在宜昌城区留下了属于紫阳的标记。中建七局五公司的生活区,不少老人聚在一起聊天休闲。

修卷桥河大桥时发大水,几百吨钢材冲到了长江里

56岁的袁占英,原籍山东,是张家坝社区主任,见证了中建七局五公司的历史变化。

上世纪60年代,国家拉开三线建设大幕。1965年,渤海工程局从山东去往重庆,参加三线工程建设,并在1966年,整编成基建工程兵部队,并在1971年来到宜昌远安建设大型工程,直到1983年集体转业,成为中建七局五公司。“1983年4月,五公司征用紫阳村四组的土地,在苗家湾与长岭中间空地开始筹建占地200亩的生活基地。”袁占英说,“1985年,第一栋房子建好,首批40户进驻,此后又陆续修好了近10栋楼,员工全部搬迁过来,当时的紫阳,除了电厂的一生活小区,楼房特别少,这里算得上是高大上的小区了。”

那时候的中建七局五公司,在宜昌算是非常大的公司,承建了宜昌和点军不少大工程的建设。点军的区政府大楼、点军街办大楼以及卷桥河大桥也是五公司承建的。

袁占英说,卷桥河大桥是1985年开始修的,修这座桥完全打通了红光港机厂到葛洲坝的路,前后修了近2年时间。“当年修卷桥河大桥,为了确保质量,用的全部是800*800毫米的钢管,整个工地有数百吨这样的钢管。”他说,“1986年夏天长江大水,水势汹汹,工地上的钢管来不及转移,全部被冲到长江里,大概有几百吨,全部冲到长江里了。”

130多人吃睡在现场,用一年多时间建好百货大楼

说起中建七局五公司,宜昌人大概只知道在杨岔路附近,但不知道该公司承建了很多宜昌曾经的标志性建筑,如宜昌市港务局、大公桥客运站等。“名气最大的要算云集路的老百货大楼和体育场路的那座交警指挥中心。”袁占英说,“特别是百货大楼,很多技术我们在最开始并不掌握,都是现学的。”

70岁的田兆奎,1989年10月来到中建七局五公司第六工程处,成为专职工会主席,并且负责百货大楼施工现场的安全检查员。“百货大楼高54米,这个数据我一直记得。”田兆奎回忆说,“当时我们有130多人吃睡都在现场,用了1年多时间将大楼修好。”

百货大楼的业主方当时提出外墙要贴瓷砖,但是绝大部分工人不具备这个技术,于是大家现场边干边学。“瓷砖背面抹水泥,再贴在墙上,发现没贴好就敲下来重新贴。”他说,“最开始一个工人一天也就贴个2平方米左右,等过了一个星期,大家都熟练了,一天可以贴近20个平方米,贴完后大家觉得这栋楼是宜昌最漂亮的建筑。”

百货大楼还有个新工艺,主体建筑是加气块建的填充墙。“当时宜昌大部分建筑都是砖混结构,加气块应用到建筑上还很少见,也是一项先进技术。”田兆奎说,“处里专门派员工出去学习,然后应用到施工中。”

如今已经快30年过去,田兆奎偶尔还会到宜昌城区看看百货大楼,“每次看到它就觉得像见到了老朋友一样,充满了我们的回忆。”

文章来源:http://news.sxxw.net/html/20179/30/417633.shtml